大洋新聞 時間: 2014-03-03來源: 信息時報警方出動直升機抓捕古斯曼。錫那羅亞販毒集團在美墨邊境地帶開掘了大量複雜的地下通道;此次被抓之前,集團頭目古斯曼就曾通過這些通道擺脫了當局的追捕。 ▲芝加哥成了墨西哥毒品輸入美國的最大集散地,許多人爭做毒品的“分銷商”,導致芝加哥市街頭近年來暴力事件頻發。這張對比圖,上方用美國地圖代表龐大的毒品需求,下方則是用墨西哥地圖代表較少的毒品供應,形象地說明瞭反毒前景不樂觀。 ▲準接班人胡安·埃斯帕拉哥達(上)和伊斯梅爾·桑巴達(下) 販毒集團通過施小恩小惠,深得不少當地民眾的認可與支持。古斯曼被抓之後,當地有不少民眾上街示威,呼籲當局釋放古斯曼。
  美墨合作歷經13年,終於抓住墨西哥特大毒梟古斯曼,其手下龐大的錫那羅亞販毒集團在美墨兩國都臭名遠揚,殘害生靈無數。不過,慶賀的掌聲未落,各路專家已開始大潑涼水,稱抓住一個毒梟根本動搖不了販毒集團的運作,對美國的毒品輸入也不會有太大影響。販毒集團的老道經營以及市場對毒品的巨大需求都決定了墨西哥毒品業的“歷史地位”,在墨西哥某些地方甚至成了“支柱產業”。反毒已然成為綜合性的社會工程,不從源頭上下功夫,抓再多毒梟也枉然。
  墨西哥當局上月22日在北部錫那羅亞州海濱城市馬薩特蘭的一座公寓酒店生擒大毒梟華金·古斯曼。在對他長達10多年的追蹤中,當局始終無法準確定位古斯曼的下落。美國政府官員說,今年1月至2月中旬,美國情報人員和執法人員動用無人機,在相關墨西哥城市上空搜集情報;還採取電話監聽、電話信號攔截等方式,鎖定古斯曼的行蹤。美國已向墨西哥發出引渡古斯曼的信號,希望能把這名涉嫌向50多個國家販毒、在美國數次被指控的毒販送往美國接受審判。
  錫那羅亞毒幫勢力從墨西哥西北部錫那羅亞州沿著漫長的太平洋海岸線上下延伸,北至美國,南至危地馬拉。經中轉,這個集團的毒品還打入歐洲和亞洲的“毒市”。
  古斯曼曾於1993年在危地馬拉被捕落網,而後被遣送至墨西哥。但他2001年居然躲藏在一個裝滿衣物的洗衣車內從戒備森嚴的監獄中脫逃。在此後的13年間,古斯曼就像北美洲大腳野人一樣,不斷有人目擊他的出現,卻始終沒人捕獲到“活物”。販毒集團內還有人為他作曲填詞,名為《毒品走廊》,稱贊他的“英勇”。在錫那羅亞州,他儼然就是個土皇帝,絲毫不是個終日躲躲藏藏的在逃犯。
  在美國《福布斯》雜誌2009年的全球富豪榜中,古斯曼以10億美元身家名列第701位,在墨西哥富豪中排位第十。他還被《福布斯》列入“全球最具影響力人物”榜單,位置在法國總統和委內瑞拉總統之前。2011年本·拉丹被擊斃後,他在《福布斯》全球十大惡人榜中“晉升”至首位。據統計,直接或間接死在他手上的人約有3.8萬。
  後毒王時代沒了老大“生意”繼續
  2001年來,古斯曼把錫那羅亞從一個中等規模的毒販團夥發展至一個按販毒數量計在全球都首屈一指的販毒集團。美墨兩國都想將其緝拿歸案,但貓鼠游戲一玩就是13年。目前,已經有七間美國法庭控告古斯曼,如果他被引渡到美國,這些法庭估計會爭著要先審他。
  現在,也正是錫那羅亞毒幫最風光的時候,在與對手的火拼中大勝,在全球都建立了自己的運毒線路。在過去幾年中,錫那羅亞集團將曾經紅極一時的提華納和儒亞雷斯兩個毒幫踩在腳下,美墨邊境整個西部地區幾乎全被其控制。那麼,現在老大栽了,這個毒幫會怎麼樣呢?
  墨政府擔心幫派內鬥
  對墨西哥當局來說,抓了古斯曼事情的確才剛剛開始。根據經驗,當局認為沒了老大,錫那羅亞毒幫不會悄無聲息的。“在幫派重組過程中,一些頭目會利用混亂局面,抬高自己的地位,”墨西哥國家犯罪學院安全專家馬丁·克魯斯說,“如果他們的企圖受阻,必然會導致幫派分裂。”墨西哥毒品行業的歷史已經證明,這種分裂的後果意味著血腥的暴力衝突,幫派“新秀”會與以前的親密伙伴打成一團。而錫那羅亞的敵對幫派此時也會落井下石,親自動手檢驗一下其控制大局的能力。
  分析人士稱,像錫那羅亞這樣規模大、更傳統的販毒集團,頭目栽了的時候會傾向於碎片化,他們對國家的威脅有所降低,不過經常製造更多暴力,更容易採取敲詐、綁架等手段,原因在於分裂後能力有限,單靠販毒所得無法養活自己。
  專家稱毒幫將成熟運作
  而一些專家認為,古斯曼早就對這一天(被抓)的到來做好了計劃。古斯曼集團的組織能力是有目共睹的,他們在美墨邊境開掘了複雜的地下網道,還能把滿載可卡因的潛艇從哥倫比亞開到墨西哥。華盛頓特區伍德羅·威爾遜中心的墨西哥研究所所長鄧肯·伍德說,“錫那羅亞組織將會像以前一樣繼續運作。”“有人甚至推測,近年來,古斯曼已經成了一個傀儡角色,已經不負責具體的業務運作,”伍德說,“不過,如果墨西哥政府追捕二號人物桑巴達,就可能讓該幫派方陣大亂。”
  “政治環境”對其有利
  近幾個月來,墨西哥的安全問題已經成為政府最頭疼的事,這對錫那羅亞集團來說當然是好事。在墨西哥西部米卻肯州,也就是冰毒地帶的心臟地區,武裝民兵組織已經群起反抗錫那羅亞集團的對手、泰姆普勒爵士毒幫。民兵組織自然是政府支持的,可是分析師稱,其最大的優勢之一竟然是附近哈利斯科州的一個黑幫,該幫派公開支持錫那羅亞集團,民兵組織的部分武器就是由這些人提供的。
  在美國得克薩斯州和墨西哥灣沿岸的東部地區,古斯曼的死對頭勞斯·辛塔斯集團,依然是墨西哥最恐怖的犯罪集團,進入中美洲的販毒路線均在其掌握中。不過,在過去一年半時間里,該集團的兩個頭頭都被美墨聯手拉下馬,因此許多人認為該集團實力已經大大削弱。“毒王們亂成一鍋粥,這也讓我們相信,未來可能不會有太大的暴力衝突,”墨西哥學院政治學教授莫尼卡·薩蘭多說。
  (下轉B03版)
  (上接B02版)
  兩個接班人 多年老伙伴都能“當大任”
  反毒觀察人士稱,古斯曼越獄之後東躲西藏的13年,對一個毒幫老闆來說,不是一般的長。這個過程也讓其幫派有足夠的時間“培養”未來接班人。相比之下,其他幫派老大一般都二三十歲,十分衝動。錫那羅亞則是一個成熟的、組織嚴密的販毒組織,在全球毒品貿易中都建立了自己的網絡。
  朗麥爾說,古斯曼主要負責集團的宏觀戰略,與歐洲、澳大利亞等地的犯罪集團建立聯繫,“他就是個CEO,即使CEO沒了,董事會也一樣會繼續運作,”她說。格雷森教授說,其他人也同意集團頂層是穩定的,幾乎不會有人會挑戰。古斯曼手下兩個得力干將仍然逍遙法外,他們和古斯曼一樣,老練而且謹慎。
  專家猜想這兩個得力干將都是可能的“內定接班人”,一個是伊斯梅爾·桑巴達,他是古斯曼的長期伙伴。桑巴達今年69歲,依然逍遙法外,與古斯曼相伴幾十年,“可以說,這倆人臭味相投。”另外一個可能的接班人是胡安·埃斯帕拉哥達,以前做過警察,他是個“精明的協調者”,善於在敵對幫派之間搞平衡協調。
  1993到2001年,在古斯曼坐牢的幾年裡,兩個人據說都臨時做過集團老大,並策划了古斯曼的越獄。分析師稱,被捕的古斯曼不大可能向當局供出這倆人。格雷森說,“錫那羅亞沒有真正的對手,”沒有哪個集團可以挑戰其控制毒品貿易的地位。“集團的接班已經有一個清晰的路線,”墨西哥城安全分析師喬治·扎巴特說,“目前沒發現集團內有人要挑戰對集團的控制權。”
  不缺大毒梟 世界上被通緝的毒梟
  雖然古斯曼被抓了,可是墨西哥“毒界”從來不缺少大人物。目前被美墨兩國盯上併發布國際通緝令的毒梟就還有好幾個。他們“各有所長”,每個人都能拉起一個毒品王國。
  1伊斯梅爾·桑巴達
  錫那羅亞集團主腦之一。曾策劃古斯曼越獄,也短暫打理過集團生意。他的兒子文森特目前正在芝加哥接受控告,據稱是美國緝毒局線人。他的另一個兒子薩拉芬去年11月被捕。路透社指其行事風格像“傲慢的墨西哥牛仔。”現階段,墨西哥當局還在抓捕他,因為古斯曼落網後他很可能上位執掌錫那羅亞販毒集團。
  2胡安·埃斯帕拉哥達
  錫那羅亞集團主腦之一,古斯曼同伙。被指與哥倫比亞黑幫和不少墨西哥走私團夥有很過硬的關係。美國當局懸賞500萬美元徵集他的線索。聯邦調查局說,他可能整容了。喬治·格雷森說他是“墨西哥最狡猾的黑幫老大之一,也是最出色的談判專家。”
  3拉斐爾·昆特羅
  因涉嫌於1985年綁架、折磨最後謀殺美國緝毒局探員,昆特羅在墨西哥被起訴,不過2013年獲釋,法庭裁決他應該被州法庭而不是聯邦法庭起訴。美聯社稱,他被認為是“墨西哥毒業的老祖宗”。他在錫那羅亞建立的毒幫後來分裂成了幾個集團,包括現在的錫那羅亞和華瑞茲集團。美國緝毒局懸賞500萬美元徵集他的線索。
  4文森特·福恩特斯
  華瑞茲集團的頭目,是該集團創辦人阿曼多·福恩特斯的弟弟。阿曼多1997年死於整容手術。2000年他被聯邦陪審團控46宗罪,包括毒品買賣、洗錢、賄賂證人,9宗指使謀殺(阻止受害人向美國提供情報),10宗謀殺。美國緝毒局榜上的國際通緝犯。
  5薩文多·格美茲
  泰姆普爾爵士毒幫的頭目,曾做過老師,到2011年還是墨西哥教育部的員工;其綽號“拉·圖塔”就是老師的意思。教學之後,他種過莊稼,最後加入了當地一個毒幫。當該幫派頭目被抓後,他扯旗單干,成立了泰姆普爾爵士幫。2011年,格雷森稱他是“毒幫的首席牧師”。
  (下轉B04版)
  (上接B03版)
  輸美毒未少芝加哥成毒品集散地
  近年來,雖然墨西哥許多毒梟要麼被殺,要麼被抓,流向美國的海洛因總量卻一直在猛增,大部分都出自錫那羅亞集團控制的馬德雷山脈地區。當地農民也仍然在種植工業數量級的大麻,而且極其廉價。美墨邊境的查扣和焚毀幾乎對他們沒有什麼影響。
  培尼亞·涅拖就任墨西哥總統的第一年,他的政府公佈謀殺率下降了16%,不過綁架和敲詐勒索增加了。墨西哥海軍陸戰隊已經成為兩國反毒戰爭中美國最信任的力量,不過懷疑人士註意到,當地的黑手黨統治極少被現代司法體系取代。
  2001年越獄之後,古斯曼就帶領集團打敗了眾多競爭者,開始主導販毒行業。2013年,墨西哥一個智庫的一項研究表明,美國興奮劑貿易的80%都是他經手的。多年來,他向美國輸送了大批可卡因、海洛因和大麻。去年2月,美國芝加哥犯罪委員會將他列為芝加哥的“頭號公敵”。此前,只有活躍於上世紀二、三十年代的芝加哥黑幫老大阿爾·卡波內獲此“殊榮”。
  錫那羅亞集團對美“毒品貿易”的重要集散地是芝加哥。這裡墨西哥裔(包括合法的和非法的)人口數量多,很容易招到馬仔。“錫那羅亞集團把當天的毒品交給在芝加哥的馬仔,這些馬仔再通過自己的渠道將其分流到幾十個州里去,”弗吉尼亞州威廉斯堡政府榮譽退休教授喬治·格雷森說。
  當地官員稱,錫那羅亞的存在,給芝加哥的街道形象造成了不小的破壞。警方稱,每年出現在芝加哥的毒品中,80%來自錫那羅亞集團,市值30億美元。芝加哥街頭近年來幫派衝突打群架的情況愈演愈烈,最根本的原因就是,這些人要麼在爭奪錫那羅亞毒品的“代理權”,要麼在爭奪與此相關的“工作崗位”。
  美國緝毒局的資料顯示,錫那羅亞集團是芝加哥一個龐大的“雇主”,為了輸入、存放和紛發違禁品,在當地雇佣的人數高達15萬。
  反毒路漫漫 抓個毒梟難擋毒品泛濫
  芝加哥檢察官辦公室2009年8月缺席起訴古斯曼,指控其密謀跨境運毒。同時,美國也對該組織在美國的一些關鍵人物進行了抓捕。“抓住古斯曼意義重大,”芝加哥警司蓋里·麥卡錫在發佈的聲明中說,“這是個勝利,不過我們知道古斯曼的毒品帝國還在,要想將其滅掉,還要做大量的工作。毒品的需求同樣還在,我們會繼續與緝毒局合作,參加國際反毒鬥爭,我們也會繼續集中精力根治我市暴力現象的根源。”
  墨西哥前總統卡爾德龍比較熱心請美國人幫忙反毒,不過現任總統涅托主要關註經濟發展和減少暴力犯罪,而不是具體的販毒組織。一些分析師希望,此次行動能增加雙方反毒的合作。卡爾德龍在任時,美國一些安全機構比如緝毒局,可以自由與墨西哥同行召開非正式會議;涅托則要求任何跨境交流都需要中央政府批准。“這給雙方的合作增加了障礙,如果不是這樣,或許古斯曼會早點落網,”格雷森說。
  許多人看到古斯曼被抓後都滿懷希望,認為輸入美國的大麻、冰毒和可卡因渠道會受到打擊。可是分析人士稱,古斯曼的落網,擋不住流向美國的毒品。錫那羅亞集團銷毒的集散地芝加哥,也依然故我,不會有什麼改變。原因是,錫那羅亞這樣一個巨大的販毒機器,不是靠哪一個人死盯著才能運轉的,集團內部“人才濟濟”,經驗老道,對販毒行業的性質和規律摸得門清。所以就算沒了老大,靠慣性也能繼續順利運作。這種情況也會加劇反毒戰爭的強度。抓捕古斯曼之後,墨西哥總統涅托對安全部隊的行動表示贊揚,但警告稱,國家不能陷入“必勝主義”中。
  “要想削弱販毒集團,需要多調配一些人手,因為販毒組織太龐大了,”美國空軍前特別代理人西爾維亞·朗曼爾說,他還寫了一本書,《毒幫:墨西哥反毒戰硬骨頭》,“至少從目前來說,販毒渠道很可能會完好無損。”
  
  (原標題:抓住大毒梟 難撼販毒潮)
創作者介紹

郭富城

ahmrgnr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